龙之谷手游海龙龙:1188.第1188章 動手(7)

龙之谷手游后期可玩性高的职业 www.jxcxo.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什么叫不夠大丈夫?想要洛羽,就憑真本事?!繃櫳榧患撇懷?,立刻轉身對著帝璽又打了一掌出來,帝璽避之不及,非常干脆地將那個贗品通天鞭給拿在了手中,用鞭子纏繞住了凌虛的手腕:“阿意,你想辦法把洛羽帶走,這里交給我了?!?/p>

寧意這回沒有聽從帝璽的話,反而在帝璽第一下掣肘住了凌虛之后,直接加入了他們的戰局,并且將帝璽給推了出去:“郡主姐姐,你去救人?!?/p>

寧意說著,怒吼了一聲,整個人身上的衣衫無風自揚,一股濃烈的魔氣突然籠罩了寧意全身,就像是整個魔域的力量都在這一刻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一樣。

帝璽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寧意,一時之間也有些傻了眼,好在她不過是愣怔了一小會兒功夫,便立刻轉身離開了。

阿意的本領根本不是她能招架得住的,有阿意在,阻擋凌虛不是問題,她只需要對付凌虛帶來的其他嘍啰們,就足夠了。

“阿鸞,我來了?!焙笄闥淙宦硎茄?,卻也在帝璽從寧意手中得到鑰匙,拔腿跑向洛羽的時候,追了上來。

帝璽看到后傾追上來,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激動,相反,她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你來干什么?你現在一身都是傷,過來純粹就是來增加我的麻煩的》”

帝璽說話可以說是相當不客氣了,當然,這也是因為帝璽的的確確被后傾給氣到了,后傾這家伙現在滿身都是傷痕和血,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樣子,饒是如此,他還要來幫忙、。

在帝璽看來,這哪里是在幫忙?擺明了就是在給她惹麻煩的。

帝璽自然是受不了后傾這樣了。

后傾卻淡淡一笑,顯得相當無所謂:“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p>

后傾說話間,已然一招空手接白刃,暫時替帝璽擋下了一擊:“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也有興趣看看,這些年來,天界到底有多少進步?!?/p>

聽后傾話里話外的意思,這人在成為西王母前后,說不住還跟天界來了一場震古爍今的大戰,想到這里,帝璽便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看樣子,想攔住后傾不讓他加入自己,現在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了。

果然不出帝璽的預料的是,后傾沒有退卻之外,還非常給力的替帝璽掃清了不少障礙,甚至有些帝璽一個人可能有點兒獨木難支的對手,也被后傾給順利化解了。

帝璽此時此刻看著后傾的眸光終于發生了一些變化,這個人是西王母,是三界之中的上神之一,他的本領從來都比她能看到的更多,更寬,只是在帝璽身邊,他蟄伏下來,并且暫時拋棄了自己絕大部分能力而已,如今她見到的他,或許才是真正的那個西王母。

那個曾經立足于三危山上,本領超群,讓天地也要側目的西王母。

后傾此時此刻的確像是一個天神,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像是蘊藏著無窮的力量一樣,讓人看起來不免覺得膽戰心驚,即便是帝璽這樣自認為見過不少大場面的人,看著如今的后傾,也沒來由地感覺到了膽寒。

“阿鸞,你還冷著干什么?快點去救人?!焙笄慵坨翥對讜鼐尤渙歡囊饉級濟揮?,頓時氣得大叫了一聲。

帝璽一愣,哦哦了兩聲之后,趕忙踩著腳步離開了。

關押著洛羽的籠子被無常的人安置在了拍賣行的最中央位置,在這個類似于四合院的院子之中動手,其實是有些捉襟見肘的,也虧得如此,帝璽才能依靠障礙物的幫助,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籠子邊上,而此時此刻的洛羽,就像是被人吸攝干凈了魂魄一樣,已經連抬眼看一眼帝璽都勉強了。

他就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樣,抬手,似乎是想跟帝璽碰一碰,可是,他的手才剛剛抬起來一點點,便由無力地垂了下去。

帝璽見狀,連忙伸手抓住了洛羽的手:“洛羽你別著急,我這就放你出來?!?/p>

帝璽說著,將那個長條一樣的東西給拿了出來,對著鎖眼插了進去,本以為轉了轉應該就能打開鎖,卻不想轉動之后,鎖眼卻突然卡死了。

這一下觸不及防,讓帝璽徹底愣在了原地。

“洛羽,這是怎么回事?你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沒有辦法打開鎖?”帝璽怎樣都不會想到自己居然不但沒有把鎖打開,甚至還把鎖給鎖死了。

明明就是這把鑰匙,為什么……

洛羽的人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可即便如此,他還是一字一句,氣若游絲地說道:“無常?!?/p>

這兩個字對洛羽來說顯然已經是他能夠說出來的極限了,因為這兩個字說完,洛羽就徹底倒在籠子里,人事不省了。

這個當初的天界戰神,后來的魔域魔使,第一次將自己的虛弱對著帝璽展露無疑。

帝璽的心,因為洛羽這樣的表現而突然疼痛了起來,她本以為,洛羽一心一意要對蘇卿離不好,自己對待洛羽一定不會有什么同情心的,可是,事到如今,她才發現,她對洛羽的關心其實并不少。

“洛羽你堅持住,我這就去找無常?!?/p>

既然剛才洛羽說了無常的名字,那么她就去找無常,無常一定有辦法解開已經鎖死的鎖。

憑著這這一口氣,帝璽就像是突然之間如有神助了一樣,奔跑的過程中,走路都似乎帶著風。

后傾幫帝璽阻擋了絕大部分壓力,讓帝璽能夠方便自如地在整間屋子內還算是自由地穿梭,可惜,這樣的自由付出的代價是不可比擬的,即便是強悍如同后傾一樣的人,都漸漸落了下風。

帝璽心中著急,在遇到無常的時候,便干脆連一點兒基本的禮貌都顧不上了:“我問你,怎么才能打開牢籠?”

那個籠子的構造跟一般的籠子顯然是不一樣的,所以帝璽也不打算廢話,直接問出來自己想問的問題也就是了。

無??醋諾坨?,突然揚唇,呵呵一下笑了起來:“郡主如此聰明,難道不知道怎么打開么?”

帝璽一聽這話,便二話不說將雙色笛重新拿了出來:“我看你是想再試試看雙色笛的厲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