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职业推荐2018:第1723章 氣煞我也

龙之谷手游后期可玩性高的职业 www.jxcxo.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圣雄立在前方,此刻是他們的主場,眾位天衍強者遠遠在后,根本不敢朝前。

天地偌大,血海無邊,誰知道圣雄級別的戰斗會掀起多么可怕的余波,辜雀他們要做的不是朝前走,而是在余波之中活下去。

辜雀低聲道:“韓秋,你注意觀察修羅珠的存在,它應該就在這一境,但我的眼睛不如破妄之瞳好使?!?/p>

韓秋輕輕點頭,身上氤氳著藍光,身體也在漸漸修復。

她在輪回之中受傷太重,雖然恢復了有一會兒了,但還未真正痊愈。

只是此時此刻并無危險,她還有時間可以繼續恢復。

事實上不單單是她,天老也在用盡全力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準備之后的戰斗。

所有人都在恢復,并且看著前方一個個圣雄,這樣的戰斗亙古罕見,每一幕都可能令他們停滯已久的境界更上一層樓。

到達天衍之后,進步的的確確太難了。

“辜雀?!?/p>

帝無疆從后方大步而來,沉聲道:“我們站在一起,為了以防萬一?!?/p>

辜雀回頭道:“好啊?!?/p>

話音剛落,一道藍光匯聚成的殺劍直接洞穿帝無疆的頭顱。

韓秋眼中藍光閃爍,寒聲道:“雕蟲小技?!?/p>

后方眾人已然嚇得臉色劇變,荊神州驚吼道:“辜雀,你、你竟然殺了帝無疆!”

“這廝到底在做什么!”

“帝無疆可是真心誠意在幫他!”

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這種變化,而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走出,沉聲道:“你們在說什么?我分別就在這里?!?/p>

“???”

秦老道人瞪眼道:“你、你怎么在......等等!那被殺那個?”

所有人都朝辜雀看去,只見被洞穿頭顱和靈魂的帝無疆身影顫抖,忽然變成了一堆晶體,掉落進了血海之中。

辜雀冷冷瞥了一眼四周,沉聲道:“一種可以幻化成我們形象的東西,甚至可以完美復制我們的記憶和能力,和變化金屬很像?!?/p>

此話一出,眾人連忙拉開了距離,深怕身旁之人便是敵人。

藍獨復道:“你是怎么看出來的?他明明沒有任何破綻?!?/p>

辜雀拍了拍韓秋的肩膀,道:“我不需要看得出來,韓秋在就行?!?/p>

韓秋眼中藍光閃爍,寒聲道:“血海里的怪物,無法復制我的破妄之瞳,在我面前它們無所遁形?!?/p>

天老笑道:“復制我也沒什么用,我實力很差,只是三尺陣道之水護著我罷了,他們雖然可以復制我,但卻不能征服三尺陣道之水,我很安全?!?/p>

辜雀也道:“我額頭這兩道黑紋在,誰也復制不了,倒是你們可要擔心了,最好不要靠近我,否則無論是真是假,我們都是要殺人的?!?/p>

三人的話讓四周眾人嚇得背脊生寒,不停掃視著四周,生怕多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來。

荊神州大聲道:“都站在原地別動,注意四周,這樣它們就沒有機會靠近我們?!?/p>

辜雀道:“想太多了,血海并不平靜,我們都不可能不動,它們會有機會的?!?/p>

拜冥咬牙道:“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圖騰柱神,你知不知道?”

“鏡靈石?!?/p>

圖騰柱神深深吸了口氣,道:“這應該是鏡靈石,是上個紀元的一種古怪的生命,傳說已然滅絕,但沒想到在這里竟然還有?!?/p>

“這東西是生命,也可以看作不是生命,古怪得很?!?/p>

“顧名思義,它就像鏡子,可以照出所有物體,鏡子里的你和現實中的你沒有任何區別,只是存在與不存在的詫異而已?!?/p>

“到了我們這個境界,存在和不存在早已歸一,所以它們才能存活?!?/p>

圖騰柱神繼續道:“意思是,它們對次元之境以下的修者沒有任何影響,但對其上的修者就不一樣了?!?/p>

荊神州道:“怎么辨別它們?”

“無法辨別,除非......”

“除非什么?”

圖騰柱神道:“除非你也有像辜雀眉心豎眼那種東西,或者那個女人的破妄之瞳,或者...三尺陣道之水?!?/p>

“還有我的永寂黑蓮?!?/p>

帝無疆此刻已然祭出了永寂黑蓮,他沉聲道:“我苦羅永寂黑蓮乃是九五至尊大道產物,它們復制不了?!?/p>

“還有我的紫?;?,它們也復制不了?!?/p>

荊神州大步走來,剛走到一半,一道紫光便直接轟擊在他身上,將他炸飛出去。

真正的荊神州站在遠處,氣得火冒三丈,咬牙道:“太他媽猖狂了,當著老子的面還敢這么裝逼,老子的紫?;ㄓ植皇薔盼逯磷鶇蟮?,你他媽能復制還出來嘲諷我?”

鏡靈石恢復本來模樣,一頭扎進了血海之中。

眾人面面相覷,再一次拉開身位,每一個人相距至少上千里。

而變化終于產生了,一塊塊鏡靈石破浪而出,全部化成阿鼻?;誓Q?,高舉長劍,氣勢磅礴。

一瞬間竟然有十多個阿鼻?;實?,同時朝荊神州一劍斬去。

十多道劍芒驚天徹地,血海驚浪滔滔,嚇得荊神州臉色劇變,發出一聲驚吼,朝前連連打出紫荊之力。

但鏡靈石雖然沒有發出阿鼻?;首鉞鄯宓牧α?,卻也不是荊神州可以抵擋,只聽他慘叫一聲,身體直接被打成了齏粉,慌忙倒飛而出。

“嘶!”

秦老道人臉色慘白,驚聲道:“不行!不能離得太遠,它們會各個擊破!”

“快靠攏!”

邛禹大吼道:“快靠攏,不要給他們機會?!?/p>

眾人連忙朝邛禹靠去,一個個都慌亂了。

而就在此時,另一邊,又一個邛禹驚聲道:“不要!小心,那是假的!”

“什么?”

秦老道人身體一顫,驚得一掌朝前拍出。

邛禹身影閃躲,連忙把這一掌之力接下來,氣得大叫道:“秦老頭你是豬嗎?連他的話也信,他才是假的!”

眾人這下徹底亂了,聚也不是,散也不是,也分不清這兩個邛禹誰是真假。

而就在此時,那十多個“阿鼻?;省本谷黃肫氳敉?,朝那遠處的邛禹殺去。

看到這一幕,拜冥大叫道:“那個是真的,我們身旁這個是假的!”

“王八蛋,敢騙老子!”

秦老道人氣得滿臉漲紅,配合著其他人,全部朝這個邛禹殺去。

邛禹一瞬間被眾人圍攻,頓時被打得口吐鮮血,身體崩碎。

而另一邊,殺向那個邛禹的十多個“阿鼻?;省焙鋈恢棺×松磧?,全部回頭過來,對著眾人大笑出聲。

這邊的邛禹終于掙脫了眾人的攻擊,怒吼道:“氣煞我也!氣煞我也!你們這群豬!人家他媽演什么你們就信什么是不是!”

秦老道人等人也明白過來被對方演了,一個個氣得直跳腳,心中涌出一股無力感。

這他媽怎么打?對手都分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