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今晚交易

龙之谷手游后期可玩性高的职业 www.jxcxo.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人在忙碌的時候,時間總是不經意間便悄然從指縫里溜走,但是等待的時間里,每一分每一秒對于等待的人來說,似乎都是一種煎熬。中午的時候,井文鋒守在小倉庫里,齊勝利出去轉了一圈,同樣沒發現有任何異?!拖窬姆婀鄄斕降哪茄?,周圍活動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太,中午吃了飯躺在門廳的藤椅上睡午覺,要么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聽廣播,盡管這里沒有任何威脅,但扮作外地租房客轉了一大圈的齊勝利卻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在這一行里混了這么久,早就知道小心駛得萬年船的道理,哪怕到了將貨交給南美人自己拿到錢的那一刻,他也都不會真正地放松下來。

在街口的雜貨鋪里要了幾瓶冰啤酒,回到兩人暫時棲身的小倉庫,哥倆不有起子,單手拇指便打開各自的瓶蓋,碰瓶對吹,一瓶啤酒瞬間見底。

“爽,媽的,山城這鬼天氣,又熱又潮!”井文鋒將啤酒瓶子甩到一旁,又打開一瓶遞給對面的齊勝利道,“哥,我看麻子沒這膽子敢黑吃黑,更何況,就算他真的來,我們也不畏懼他!”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幾個軍綠色大包上。

齊勝利接過酒,卻沒喝,也看向那幾包“貨” :“南美人的東西,能不動盡量還是不要動的好,那幫殺人不眨眼的不惹為好。當然,麻子如果敢動手,咱哥倆倒還真的不用怕他。瘋子,我把我那個背包拿過來!”

井文鋒起身將齊勝利的背包取了過來,按吩咐打開前包,從里面摸出幾把入手冰冷的“鐵疙瘩”,頓時一臉興奮:“勝哥,好東西干嘛藏著!”他將一把仿制式的拿在手上掂了掂,很熟練地檢察著膛線和彈匣,抑制不住的欣喜,“有這幾把玩意兒,吳麻子就是把他所有的手下都帶過來,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齊勝利也自信地點點頭:“先收起來,如果這一次用不上,等到了泰國,人生地不熟的,總要帶些家伙防身。我已經聯系好了,南美人的尾款一到手,我們立馬出發?!?/p>

井文鋒戀戀不舍地將槍收回背包,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到原位,回到破舊的小桌旁道:“哥,這回要不是鯊魚那小子,咱們就沒這么被動,要是在走之前能找到那小子就好了,也不知道除了南美人這件事之外,還知不知道些別的,比如我們在暗網……”

齊勝利直接打斷他道:“這個時候就不要節外生枝了!現在我暫時還不能確定鯊魚究竟是誰的人,是警察還是別的什么角色,不過好在南美人嘴巴緊,我們也都只是知道點皮毛,到這會兒,你我都不清楚那些南美人真正的意圖是什么,要說他們是恐怖份子,我卻總覺得不太像,我總是感覺他們有什么目的……”

井文鋒喝了口啤酒,想到了什么,面露憂色道:“哥,南美人……會不會?;ㄑ??”

齊勝利的眼神里掠過一絲陰狠:“這是在山城,就算他們想?;ㄑ?,也要掂量掂量的。當然,也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所以背包里的家伙,某種程度上也是為南美人準備的。到交貨的時候機靈點,一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咱們就撤?!?/p>

井文鋒想了想又道:“地鐵公司那個人怎么辦?”

齊勝利冷冷一笑道:“南美人人生地不熟,咱們的作用也就是幫他物色個人選,具體的還是讓他們自己去操作吧,畢竟要做什么和不要做什么,一來他們不會跟我們說,二來我們也不想知道。但我估計,地鐵公司那個人在辦完事情后,很可能會被他們滅口,那幾個南美人,看眼神就知道身上背著不少人命?!?/p>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沒一會兒半打啤酒就進了肚子,飯后又輪流睡了一覺,等到井文鋒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接近天黑。

“天快黑了,要打起精神,今天是最后一個晚上了,麻子要是想動手,也就唯一只有今晚的機會了!”齊勝利走到背包前,取出兩把槍,遞給井文鋒一把,“如果有不對勁的話,你先帶著貨轉移,我隨后就到?!?/p>

井文鋒卻搖頭道:“勝哥,如果真出事了,你身上還有舊傷,你帶貨走,我負責殿后!放心吧,如果只麻子那伙人,我一個人一把槍,肯定能搞定!”

齊勝利也沒有多說什么,他跟井文峰早就是綁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毀俱毀,比親兄弟還親,客道話也不多說,當下開始閉目養神,只要熬過了這個夜晚,明天傍晚就是跟南美人約定好的交貨時間了。

晚飯兩人也只是用面包就著冷牛奶對付了一下,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齊勝利放在背包里的手機卻突然震動了起來。

兩人不約而同地從破床板上的一躍而起,兩人之前的手機和手機卡都已經扔進了垃圾箱,這部手機是齊勝利專門用來跟南美人聯系的,離交易時間還有不到二十四個鐘頭,手機卻響了。

齊勝利取出手機,看清了來電顯示,很明顯地松了口氣,但還是微微皺了皺眉,給井文鋒看了看道:“是那個會說中國話的南美人?!?/p>

“他們這刻兒來電話做什么?”井文鋒狐疑地問道,想了想,還是道,“哥,還是接吧,萬一有什么變動呢!”

齊勝利想了想,接通了電話,果然聽到電話里傳來那個南美人的聲音:“齊先生,阿爾貝托先生想把交易的時間改到今天晚上?!?/p>

齊勝利皺眉道:“為什么改時間?”

南美人聞言,明顯不悅道:“這是阿爾貝托先生的吩咐,你問我我問誰去?齊先生,不會是貨出了什么問題吧,你之前不是說貨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隨時交易的嗎?我們這邊可是把現金都準備好了!按你的要求,美金!”

齊勝利連忙道:“貨自然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就是現在交易也沒問題。你給個地址吧,我們現在趕過來!”

南美人道:“為安全起見,阿爾貝托先生說會提前半個小時把地址發給你,你們做好準備吧

!”

“半個小時來不及……”齊勝利還想再爭取點寬裕的時間,電話那頭卻已經掛了。

齊勝利皺著眉將手機緩緩擱放在桌子上,對井文鋒道:“準備一下,南美人說今晚十二點交易,會提前半個鐘頭把交易的地址發過來?!?/p>

井文鋒愣了一下,而后一拍桌子,氣憤道:“山城那么大,別有半個鐘頭,就是開車,有的地方一個鐘頭也到不了??!他萬一要到山里交易,我們怎么趕得過去?”

齊勝利微微皺著眉沒有說話,過了良久才道:“瘋子,我感覺南美人應該知道我們在這里,他們應該是一直派了人在盯我們?!?/p>

“哇擦,狗日的老外,他們想干什么!”井文鋒一聽就急了,從身后拔出手槍。

“把槍收起來!”齊勝利不悅道,“鎮定!”

井文鋒用槍脊撓撓頭, 還是道:“哥,這南美人不講規矩啊,他們難不成也想黑吃黑?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齊勝利瞇了瞇眼道:“不,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我說麻子怎么這次這么好說話,這狗日的應該也是拿了南美人的錢?!?/p>

井文鋒聞言,奇道:“哥,你是說麻子也參與了這件事情?”

齊勝利點點頭:“我只是猜想,并沒有證據,如果麻子也參與了這件事情的話,我估摸著待會兒交易前,麻子應該會派人來?!?/p>

井文鋒怒道:“南美人什么意思,不相信我們?”

齊勝利搖了搖頭道:“這幫南美人應該是早就習慣了走鋼絲了,他們,我們還有麻子都介入進來,互不信任,這樣才會形成最好的相互鉗制,尤其是在他們人生地不熟的前提下。不過我猜麻子應該不知道他們要在地鐵上動手腳,否則以麻子的個性,應該不敢摻和這種事情,他那個當派出所副所長的小舅子可背不起這么大的鍋!”

井文鋒道:“那現在怎么辦?”

齊勝利深吸了口氣,看向窗外的黑色夜空:“等!貨在我們手里,我們無非是求財,拿了錢立馬走人!我越來越覺得這幫南美人不簡單,這趟渾水不是那么好蹚的!瘋子,一會兒晚上交易的時候,把家伙都帶齊了,你祖上傳下來的飛刀也都帶著,以防不測?!?/p>

“嗯,哥你放心吧,東西我都貼身放著呢,他們就是搜身也不定能搜得出來!”

齊勝利捏了捏淌了不少的汗的拳頭道:“也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井文鋒雙手合十,祈禱道:“老天爺保佑,這趟交易能順順當當地完成!”

齊勝利走到背包旁,從最深的拉鏈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布袋,從里面倒出兩顆東西放在手上。

井文鋒一看,嚇了一跳:“哥,這是……”

齊勝利道:“進這批貨的時候,賣家贈送的。待會兒你我一人拿一個, 如果真有什么問題,大不了拉他們一起陪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