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2019超一线职业:第3999章 老下屬

龙之谷手游后期可玩性高的职业 www.jxcxo.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徐大忠聽了這話才高興起來,在電話里透著喜悅聲音問:“這是真的嗎?祝國軍要是走了,他的位置就歸我?”

秦書凱沒好氣道:“你什么時候見過我在正事上跟你開過玩笑?這個位置我原本就計劃給你,只是被祝國軍搶先一步罷了?!?/p>

秦書凱的話讓徐大忠滿心歡喜,盡管此事眼下八字還沒一撇,但他知道秦書記向來是個言而有信的人。

他問秦書凱:“老領導,那您覺的我現在該干點什么?”

秦書凱毫不猶豫回答:“當然是想辦法趕走祝國軍,讓他把管委會主任的位置先騰出來再說?!?/p>

徐大忠若有所思應一聲:“那倒也是?!?/p>

秦書凱知道徐大忠是個實誠心眼,有些事不跟他掰開揉碎了講清楚他壓根不知道該怎么去做,于是壓低聲音對他交代了一番。

徐大忠也算官場老人了,別的本事沒學會,存心跟領導找茬鬧事添堵的本事早就鍛煉的爐火純青。

他跟秦書凱通話后第二天,正好祝國軍擺出一副領導的派頭找他商量淮河風光帶管委會辦公大樓地址問題。

祝國軍的意思管委會大樓就建設在洪河縣的地界上,如此一來洪河縣委縣政府必須提供管委會大樓的建設土地。

這件事本是公事,祝國軍原本是擺出一副領導指示下屬的態度來向徐大忠布置這項任務,沒想到徐大忠卻當著眾人的面對他的指示不屑一顧。

徐大忠說:“洪河縣的土地又不是大風刮來的,不管誰要在洪河縣的土地上建項目都必須給錢,沒有土地補償款就沒有土地供應?!?/p>

祝國軍聽了這話當時就火了,他沖徐大忠質問道:

“土地建設項目要給補償款那是針對來洪河縣投資的企業才有的規矩,現在淮河風光帶管委會辦公大樓是政府項目是公共項目,怎么也要給錢?”

眾人見祝國軍發火都有些心有余悸,偏偏徐大忠壓根沒把領導的憤怒放在眼里,一口咬定說,“一手交錢一手給地,沒錢就別想在洪河縣的地塊上建項目,什么項目都一樣!”

徐大忠這副沒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強硬態度把祝國軍氣的差點當場吐血,他立馬當眾打電話給管委會書記秦書凱,向他匯報了這件事。

祝國軍打電話的目的本想請秦書凱為他主持公道,畢竟徐大忠是他的老下屬,沒想到秦書凱只是在電話里輕描淡寫說了句,“祝主任,遇到問題你應該跟下屬多溝通嘛?!?/p>

秦書凱說完這句話就推托說“正忙”隨手掛斷電話,氣的祝國軍恨不得當場把電話摔到地上。

祝國軍也不傻,他稍微動動腦子也能想明白,徐大忠一個下屬要是背后沒人撐腰敢對自己態度如此強硬?再加上秦書凱在電話里那副不陰不陽的口氣也證明了,這倆人分明是一個鼻孔出氣故意排擠自己?

這讓他心里暗暗發狠,“秦書凱!徐大忠!老子不發威你們當老子是病貓是吧?早晚有你們好受的時候!”

他當即氣哼哼返回自己的辦公室給省委某領導打電話,抱怨說:

“洪河縣委書記徐大忠仗著背后有秦書凱撐腰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這事老領導您可得幫我做主,最好把徐大忠調走?!?/p>

老領導卻叮囑他:“把你安排到普安市的主要目的是想辦法揭開秦書凱的老底,打蛇打七寸,你想要對付徐大忠也得先把秦書凱這根刺拔掉才方便?!?/p>

祝國軍發愁道:“可我到普安市上任時間不長,手底下一個信得過的人都沒有,實在是不知道從哪下手調查才合適啊?!?/p>

老領導建議他:“普安市的屠家五虎當年和秦書凱積怨最深,你想辦法聯系上他們當中有了兩位還在坐牢的屠家兄弟,從他們口中一定能得到咱們想要的東西?!?/p>

祝國軍聽了這話不由一陣興奮沖著電話連聲說:“好的好的?!?/p>

電話那頭的老領導還提醒祝國軍,“秦書凱一向詭計多端老奸巨猾,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千萬別入了他的套?!?/p>

祝國軍爽快回答:“您放心我明白?!?/p>

祝國軍聽了老領導的建議后很快安排人悄悄去牢里探監屠家五虎中的老大屠德鈞,此人被抓之前是洪河縣財政局長,犯在秦書凱手里被抓判了十年。

祝國軍派去的人跟屠德鈞見面后便承諾說,“屠德鈞,只要你肯幫我們祝主任收拾了秦書凱,我們祝主任絕不會虧待你?!?/p>

屠德鈞原本就是個精明人,在牢里混了幾年什么樣的貨色沒見過?他自然不會被來人幾句話輕易說動。

坐牢的日子有多苦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這里其實更像是一個不見陽光的晦暗小社會,一個犯人想要在這里過上安穩日子除了要有強壯的體魄來應付突如其來的襲擊還得有足夠的智慧去識別眼前披著人皮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

屠德鈞在牢里歷練了幾年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的本事,他從來人的衣著打扮上分析,“這家伙是個混機關的沒錯”,但是他對此人口中提及淮河風光帶管委會主任祝國軍一無所知,他當領導的時候根本沒聽說過這個行政機構更沒聽聞祝國軍這號人物。

不過,來人一張口就希望他幫忙對付秦書凱倒是他感興趣的話題,所以他對來人的提議并未一口拒絕。

他問對方:“我憑什么幫你那位祝主任對付秦書凱?我有什么好處?”

對方忙問他,“你想要什么好處盡管提,只要我們祝主任能做到一定盡力而為?!?/p>

屠德鈞想也沒想嘴里冒出一句話:“我想出去,越快越好!”

對方聽了這話為難道:“如果你提前好幾年就被釋放難免太過引人耳目,這樣吧,我們祝主任可以想辦法幫你和你弟弟減刑,只要你幫我除掉秦書凱,多減幾年也是可以的?!?/p>

屠德鈞的回答是:“那就等你們把減刑的事辦好了再來跟我談?!?/p>

起初屠德鈞以為對方不過是當著自己的面夸下??謨兆約焊嗆獻鞫?,沒想到此人走后沒多久,自己果然被減刑了,這讓他興奮不已。

當對方再次來到牢房探監的時候,屠德鈞的態度配合多了,他告訴對方:

“秦書凱在洪河縣當領導的時候,辦公室主任名叫秦嶺振,此人了解他很多公事私事內幕情況,后來秦嶺振因為一些事跟秦書凱反目成仇,如果你們祝主任想要扳倒秦書凱,找到秦嶺振幫忙一準能成?!?/p>

秦嶺振,原秦書凱的辦公室主任,他曾在秦書凱的照拂下先后被提拔為經濟開發區主任、副縣長,最終卻因為一己私利跟秦書凱翻臉,后因與老青人程衛平的事被抓住把柄才不敢繼續和秦書凱作對。